主页 > E云生活 >反思性理论──大变身真人骚节目给愉悦、限制和观众研究的启示 >

反思性理论──大变身真人骚节目给愉悦、限制和观众研究的启示
2020-06-22

真人骚节目和许多所谓低俗的媒体(lowbrow media)如肥皂剧和小报一样,过往被认为登不上学术的大雅之堂。但捍卫流行文化的人相信,观众懂得独立思考,不会轻易被媒体传播的意识形态左右。这种反对文化有高雅与低俗之分的论调,我们已耳熟能详,甚至快成陈腔滥调。但究竟,观众反思性(audience reflexivity)指的是甚幺?学者Katherine Sender的研究有助解答这问题。真人骚以低下阶层女性观众为主,Sender研究这类节目,看看那些观众究竟思考了甚幺。(The Makeover: Reality Television and Reflexive Audiences. New York: NYU Press, 2012.)

草根女性反思真人骚的美丽人生

TVB的《没女大翻身》曾经闹得全城热哄哄,几个其貌不扬、生活潦倒的女主角透过各种美容方法「大改造」外表。大变身节目(makeover show)在美国非常流行,近乎成为一种真人骚的公式。参加者获「专家」、「人生导师」指导,从容貌、身材和处事态度上作出180度转变,吸引观众追看参加者变身前后的分别。这种大变身真人骚不时强调正确的人生态度,例如人要从外到内都让自己变得更具吸引力。香港的《没女大翻身》和《盛女爱作战》等真人骚也经常宣传「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」──只要努力改变外型及性格,再潦倒的人也可活出真我,拥有美丽人生。

大变身真人骚还有另一个特点,参加者都是非演员的「真人」,例如《没女》的几位女主角是新闻纪实节目《星期五档案》的受访者。真人骚节目比虚构的肥皂剧更容易让观众代入主角的处境反思:如果我是她/他,应该穿甚幺衣服?吃些甚幺?改头换面可否扭转事业爱情不得意的困局?看这些真人骚,就像看参加者「成长」,彷彿再差的人只要改头换面也能「成功」。这让观众反思自己的人生(这里指的反思没有反省的意味,是指观众能够透过别人的经验,再一次思考自我),让她们看得到未来人生的可能性。

观众的自我反思性(self-reflexivity)令他们感到愉悦,尤其是那些生活循规蹈距的草根女性。这些女性观众当下的人生没有太多选择,每天或者只能埋首在单调重複的家务中。真人骚主角让她们觉得人彷彿可以再活一次,反过来想到自己未来的可能,特别令人觉得趣味盎然。过去很多媒体研究忽视了观众获得的趣味,那却是女性主义观众研究(feminist audience research)非常重视的面向。

 

观众反思「假作真时真亦假」

真人骚纵然有趣,但每个观众几乎都懂得问:「有几真?」Yumiko与女儿在内地参加真人骚《不可思议的妈妈》说出这幺一句:「妖,你咁曳嘅?」我们知道那可能是节目效果,但矛盾的是,再批判的观众也会相信她多少有点真心。真人骚的叙事处于真实和虚构之间,衡量内容真伪是观看真人骚的其中一种趣味。Sender的研究发现,观众其实意识到拍摄、剪接及商业考虑等等如何影响着节目效果。不过她强调,并不是真人骚虚实模糊的美学教晓观众反思,而是观众本来便具备拆解文本及批判媒体逻辑的能力。因此,与其说《爸爸去那儿》等节目刻意展示剪接花絮让观众意识到真人骚的真假,倒不如说这类节目提供了平台让观众展现她们自身的反思性。

这概念对观众研究(audience research)有着启示。Sender认为学者根本不需要强行划分文本决定论/观众能动性,因为对于观众的影响,文本和观众之间并没有一方是决定性的,每位观众基本上都具反思性。「观众」其实是很笼统的称呼,观众是多元、複杂的群体,不须划界、局限一种「受众解读」。在观众研究里,学者不是拿文本出来问观众怎样解读就完事,因为研究过程本身影响着观众如何表达自己,研究人员需要意识到研究参加者对于学术研究的反思性。

研究参与者反思学术研究

参与学术研究跟看真人骚相似,参与者并不愚昧,她们知道学术研究有其规则。研究参加者在访谈中,会反思研究人员的既定要求,按着问题形式回答,希望在规範下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感受。

参加者对节目的了解,可以透过学术研究的规範深化,例如询问她们如何理解节目中的性别角色──「你觉得主角为甚幺不断强调其女性角色呢?」,或会促使她们更易把节目的性别规範与个人生活经验联繫。如此,观众的解读不是在研究访谈中「反映」出来,而是从访谈过程「建构」出当刻最真实的感受。参与研究者的反思性,虽然没有批判学术研究作为一种制度,但这反思性让她们当刻建构出一种真实的自我,深化她们对自我的认识。

任何研究结果都是在特定的研究惯习(habitus)下产生,而参加者有自我反思性,研究人员需要留意这点。

观众反思性不是革命的灵丹妙药

大变身真人骚假定自我(self)与身体有密切关係。参加者在发现自我的过程,须不断监督及改造自己的身体,以美容、新装、化妆品、减肥产品等使自己变得更吸引,成为更「好」的人。观众可从中反过来思考自己的人生,这种自我反思性带来的愉悦反而让她们更投入节目,更相信消费可让人变好,深化她们原有被消费制度规範的信念。

当然,观众的反思性没有如Anthony Giddens及Ulrich Beck等社会学家主张的反思性那样理想。这些学者认为在现代社会,人的反思性能够赋予他们自由及选择,意识到制度施加在他们身上的限制,最终可从社会规範中解放出来。Sender的研究却发现,即使人在观赏节目时懂得反过来思考自己的人生,但媒体背后的意识形态却没有受到批判,因此我们不可忽视真人骚节目透过鼓吹观众反思,更巩固背后的消费主义。

 

总结:对反思性理论及观众研究的启示

过往理论认为,反思性有启发作用,可让人意识到权力及制度限制我们的自由。它假设反思性存在于文本、处境、意识型态之外,认为每个人应尽量从家庭、历史、传统的限制中挣脱出来。Sender对此有所保留,因想法假设自我(self)是分离的、理性的、无所不知的,亦是阳刚性的。这定义下,自我需要摒弃感觉、情绪等阴柔特质,否定了人的痛苦和欢愉。Sender亦发现,反思性难以让人置身于制度外,亦难以让浸淫在情感中的人得到理性的启发,但反思性可让人在制度和感受之间製造张力,接合制度和一些不能被制度收编的人类特质,这些特质包括爱、幽默、同情、渴望,亦有抑郁、绝望、怨恨、冷淡……

观众是懂得反思的主体,她们能够从文本中抽离,并掌握节目製作逻辑如何影响节目和观众,观众并非「受众」被动地接受媒体讯息。研究者难以从文本分析抽取对文本单一的解读。媒体研究者应该回归观众本身,明白研究参与者具备反思研究过程的能力。因此,学术研究是让观众提建构她们对节目的想法,并不是让她们单纯地「反映」意见。

大变身真人骚让观众有机会去思考人生别的一种选择,这样的反思性经消费主义中介,也通过既定的研究环境中呈现出来。即使观众没有批判消费主义和学术研究本身,观众的自我反思性仍容许她们将感觉及渴望与规範及制约接洽起来。这也是一种获得权力的表现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sunbet开户|日常生活健康|生活综合门户网|生活用品资讯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魔方娱乐官方版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亚慱APP